0

    为普拉蒂尼「背锅」的欧洲杯:万丈雄心,一地鸡毛 | 界面 · 财经号

    2024.04.03 | admin | 19次围观
    为普拉蒂尼「背锅」的欧洲杯:万丈雄心,一地鸡毛 | 界面 · 财经号

      文|体育产业生态圈 殷豪男

      新冠肺炎COVID-19,终于病发至世界体育产业的中枢:北京时间3月17日晚,欧足联正式宣布,2020欧洲杯将因疫情延期至2021年夏天举行,门票和套票均可全价退票。

      至此,2020年所谓「体育大年」的两大S级赛事:欧洲杯与东京奥运会,只剩下半截身子已经入土的东京奥运会,仍在挣扎一线生机。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横扫欧洲,整个欧洲足坛几乎都停止了运转。在意大利的疫情急剧恶化后,五大联赛当中的意甲最先宣布停摆;随后,法甲、西甲、英超、德甲也相继暂停。截止北京时间3月17日晚,整个欧洲仍在运转的主流足球联盟中,仅剩下土耳其的「土超」仍在进行之中。

      而颇具讽刺意义的是,当2012年时任欧足联主席的普拉蒂尼提议「2020年欧洲杯将多国联办」时,唯一投反对票的,便是土耳其。

      「当今的交通条件是如此便利,我们为什么仍然把大赛主办国固定在一个国家呢?」

      时任欧足联主席的普拉蒂尼,曾在接受英国天空体育专访时如此说道。

      如今,2020年欧洲杯的延期,也代表着前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伟大改革构想的暂时搁浅。而这也让不少欧洲足坛人士开始重新反思:多国制举办大赛,究竟是不是一个好主意。

      依照计划,2020欧洲杯将由12国举行——这是继2007年亚足联亚洲杯由四个国家主办以来,在体育史上出现过的最多东道主的单一赛事。而在最早的规划中,这个举办国的数字其实是13个,因为比利时布鲁塞尔无法定期内完成体育场的改造工程,数字不得不缩减成了12个,由布鲁塞尔举办的赛事将统统交于伦敦温布利大球场举行。

      此外,2020欧洲杯还有一层别样的意义,那就是庆贺赛事诞生60周年纪念——史上最庞大的参赛规模,史上最多的举办城市,齐心协力,欧盟一体。从最西端的都柏林到最东端的巴库,从最南端的罗马到最北部的圣彼得堡,整个欧洲大陆,将在31天进行51场顶级比赛。

      似乎再没有什么形式,能比这样的「足球狂欢盛宴」更能为欧洲杯庆生的了。而普拉蒂尼治下欧足联的声望,也达到了顶峰。

      可谁曾想,甚至在2016年欧洲杯还未举办之际,欧洲足坛的形势却风云突变:2015年底,因涉腐败丑闻,国际足联副主席普拉蒂尼被国际足联伦理委员会处以禁止参与足球事务8年的处罚。具体案情是2011年时任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曾向普拉蒂尼支付一笔180万欧元的款项,据称是顾问工作的报酬。布拉特也因此被怀疑在当年争取连任国际足联主席的过程中,有过向普拉蒂尼贿选的行为。

      陷入贪腐风波的普拉蒂尼随即被停职欧足联主席。在经历了西班牙足球名宿安赫尔-马里亚-比利亚短暂的代理期后,2016年9月14日,斯洛文尼亚足协主席亚历山大-切费林正式在选举中击败其他二位对手,正式担任欧足联新任主席。

      而在足坛风波之外,欧洲的政坛也在经历一轮重新的洗牌。

      伴随着英国脱欧,欧盟内部的众多矛盾也日益公开化,「欧盟一体」的政治理想,正在经历着历史的考验。但在足球之下,共同的利益驱使着各国足协在新任主席切费林的带领下,稳步筹办着2020年欧洲杯——甚至仅仅在两周前,欧足联的官员们还在内部开会时拿戴口罩与随时洗手等防疫措施打趣,但疫情猝不及防的发展趋势,将一切美好的维稳设想,都推向了最坏的境地。

      著名体育媒体Sky Sports在推特上宣布欧洲杯延期

      尽管普拉蒂尼已然卸位,但他关于杯赛改革的疯狂设想,在这个疫情困顿的特殊环境里,成为了现任欧足联主席切费林的噩梦。「十二国联合举办欧洲杯」的庞大躯壳下,是赛事本身不堪一击的抗击打性。

      冗杂繁复的赛程安排,让任何一个链条上的主办国在遭遇变故时都难以脱身,更逞论是这样凶猛的全球疫情。疫情蔓延的规模和速度,已经让欧足联的各家掌门人震惊。但众人拾柴,也难以在短期内,为这样一次特殊的赛事迅速拿出合情合理的预案。

      欧洲足坛,不得不为「前任」普拉蒂尼的造作苦苦买单。

      仅仅两周前,欧足联还在欧洲杯官网上发布着关于欧预赛附加赛的相关消息,可进度条却在始料未及中折戟。

      如今,随着欧足联紧急会议的结果披露,2020欧洲杯也正式变为了2021欧洲杯,具体的赛程依旧定为六月初至七月初。可时间虽然变了,联合承办的计划却依然没有更改,赛事并没有如众多媒体预测的那样重新变为「一国举办制」,这代表着欧足联依旧要承担着「十二国联合承办」的巨大风险。

      而在疫情之后,欧洲的球迷们是否还愿意大规模地长途跋涉,一次次坐着廉价航空,从欧洲的两极之间来回穿梭?又有多少个举办国可以在疫情之后维持着正常办赛的相应规划?这些原本就磨人的问题,如今将变得更加棘手。

      此外,受到疫情冲击,欧洲联赛的中断自然也影响了整年的日程表。根据媒体报道,五大联赛可能有将近一半的球队在联赛停摆后面临生存危机,一旦本赛季联赛就此结束,损失将是天文数字,球会也将面临断炊甚至破产的风险。因此,优先保障各国联赛的完整进行,是目前欧洲足球的最紧急课题。

      可是,目前就连「疫情什么时候可以结束」这个答案,别说是欧足联官员,就连医学专家也难以做出准确预测。

      挫折背后让人更沉重的,便是在如此不确定的大环境下,没有任何人,可以给这些难题一个确定性的答案。

      2020欧洲杯延期了,不过,大部分人们其实早已在新闻到来之前,便平静地在心中接受了这一事实 。尽管「延期」自身无论对于赛事组织方,赞助方、球员教练还是球迷来说,都将是一个各自继续头疼的决定,例如门票怎么退,赞助费怎么赔,新的转播计划怎么给......但在保障全民公共卫生健康之前,所有问题都显得不那么重要。

      如今一地鸡毛的2020欧洲杯,相信也会再一次让闷头「钱」进的现代人有所警醒。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xx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xxx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