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Yellow Fever”,为什么欧美男喜欢亚洲女?

    2024.04.18 | admin | 22次围观
    “Yellow Fever”,为什么欧美男喜欢亚洲女?

      来英国读书,可能开学没几个月,不少亚洲姑娘的身边就站了一位英俊的白人小伙。就算在国内不太有市场的妹子,也会收到不少暧昧信息。

    记得有次和朋友在郊区的一个小酒吧喝酒,不知不觉跟店里其他几位英国大叔攀谈起来。

    得知我来自中国,他们不禁兴奋地说起:“我最喜欢在你们学校附近溜达了,每次都可以看到不少亚洲姑娘穿着短裤,露出白花花的大腿,太性感了!”我当时脸一红,不知道该如何接这句话。

    不仅英国如此,2013年在线社交网站“Are You Interested”对其240万名会员进行调查,发现美国男人最喜欢亚洲女性。不管是英国还是美国,亚洲女生似乎让欧美男生天然亢奋。在欧美,还有不少专门的婚恋网站,撮合欧美男和亚洲女的婚姻。笔者认识的一个美国大叔,就是在这种网站上找到了一个中国媳妇。

    为此,羡慕嫉妒恨的白人姑娘发明了一个恶毒的词语,叫做“Yellow fever”。“Yellow fever”原意是黄热病,它是一种急性传染病,曾导致一些毁灭性的疫疾。而现在,“Yellow fever”更多指那些被亚洲姑娘迷得七晕八素,如果可能的话,只想跟亚洲姑娘约会或者结婚的欧美男。

    Persephone Magazine 曾刊登一个名叫Lauren Smash的亚裔女生的文章,她描述了生活中那些“Yellowfever”症候群。

    她第一次被有Yellow fever的男生追求时,她还沾沾自喜,认为Yellow fever文化是她的优势。因为亚裔身份,她很容易勾搭上高大帅气的白人男生。

    但后来她发现,那些男生根本不关心她是怎样的人,仅仅关心她的亚裔背景。

    当她想明白这点时,她突然觉得很恶心,然后还列出了她最讨厌的Yellow fever患者的五大患病特征。

    情景1

    几年前她曾有网恋经历。

    但最后对方告诉她:“我是通过专门搜索亚洲姑娘的引擎找到你的。”

    情景2

    “你是怎样的亚洲人啊?”

    “用你本国语言说两句话吧。”

    在排队、夜店和酒吧里,欧美男经常用这两句话来搭讪。

    情景3

    她的很多朋友告诉她:“你可以拍色情片赚钱。”

    因为她是一个有着大胸的亚洲妹。他们认为这句话是对她的赞扬。

    情景4

    她的前男友曾告诉她,他只看亚洲女生的色情片。

    情景5

    当她打开另一个前男友的笔记本电脑时,发现他在色情网站上搜索“亚洲女”。

    欧美男爱亚洲女,似乎并不是一个新兴的现象。西方文学作品一直充斥着对东方各种幻想。

    例如,走在伦敦西区的大街上,经常可以看到《西贡小姐》的海报。

    《西贡小姐》就讲了美国大兵和越南妓女的爱情故事;而歌剧《蝴蝶夫人》,则讲了美国大兵和日本艺妓的爱情故事。这种故事的情节很简单:亚洲女的角色都以妓女为主,她们温柔顺从、任劳任怨,就算被抛弃也默默隐忍。

    欧美男对亚洲女性的刻板印象,在法国作家皮埃尔·洛蒂《菊子夫人》里有着精彩的描述。在书里日本女人提线木偶似的体格,在西方人脂肪小山的庞然身躯之前,要么抽象化为具有神秘吸引力的艺术品,要么就落至蝼蚁而卑贱的原始生物境地——丑陋的猴子,菊子夫人同时展现了这矛盾的审美。

    《菊子夫人》在当时大受欢迎,甚至被改编成了普契尼经典歌剧《蝴蝶夫人》,可见西方人对亚洲女的刻板印象之深。

    为什么欧美男喜欢亚洲女?

    《每日邮报》的一篇名为《Yellow Fever,为何白人想跟中国女生约会?》,一位亚裔的专栏作家发表了她的见解。

    1.免费的性(❜xually free☒作者的很多白人朋友都推荐跟亚洲女生约会,因为在性方面,很多亚洲姑娘比白人姑娘更开放。在英国,白种男人和中国女人的婚姻比例很高,中国女生有一种天然的性吸引力。例如2012年卡迪夫大学做了一项“哪种脸最吸引人”(facial attractiveness)的调查,发现东亚女人得分最高。

    2.亚洲女更适合当情人

    在剧场、电视还有电影里,充斥着对亚洲女性的刻板印象,例如演了快30年的《西贡小姐》和风靡全球的好莱坞电影。

    针对这种刻板印象,2014年一名叫做Elizabeth Chan的华裔女演员投诉了BBC,因为亚洲女性角色大多被形容为“顺从和被动的”。

    一本叫做The Asian Mystique (2005)的书分析了这种刻板印象的来源。对东方女性的迷恋可以追溯到13世纪马可波罗对中国的激动人心的描述中,而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则塑造了美国对亚洲女的刻板印象。

    面对“Yellow Fever”现象中对白人男性一边倒的批评,一个名为Matt Forney的白人男性作家开始“鸣不平”。他认为“Yellow Fever”和“对亚洲女性的刻板印象”,不能全怪白人男性。

    在文章中他指出,亚洲姑娘经常对白人男性投怀送抱,他把这个现象叫做“White fever”。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举例。在菲律宾时,Matt在当地论坛上发了一张自拍,然后就被姑娘们的私信就狂轰滥炸,想出来跟他约会。

    最夸张的一次是,他回了一个姑娘的短信,5分钟后姑娘给作者打了3个电话。作者没有接她的电话,随后又收到了她的3条信息。当他们终于见面后,不管作者说了什么烂笑话,姑娘都笑得花枝乱颤,还一直强调“我们要多一起出来玩”。作者感慨,菲律宾的“White fever”非常严重,才认识几天的姑娘甚至表示想跟他生孩子。

    这让我联想到了美国记者何伟写的《江城》。《江城》讲述了他在四川小城涪陵支教的故事。其中有一个篇章,就是一名中年妓女对他的纠缠。而笔者在北京念书时,也听到白人朋友感慨,中国姑娘对他们是多么“热情”。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有着“Yellow Fever”的欧美男生和“White Fever”的亚裔女生,互相是对方的战利品。就像笔者一个生活在上海的爱尔兰朋友说:“如果上海是个女人,她可能有个外国男朋友,并且让她自我感觉良好。外国男人和上海女人互相需要,你不能想象他们失去彼此。”

    笔者无意抨击“中西结合”的情侣关系,因为笔者的几个闺蜜,男朋友是白人。笔者只是想提醒姑娘们擦亮眼睛,看清楚“他”到底爱的是你这个人本身,还是你的皮肤和身份。而姑娘们自己,也得想想是真喜欢对方,还是把对方当成了炫耀的战利品。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xx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xxx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